第九十六章 五位

周元的声响,回旋在大殿内,却是让得那柳侯面色青白替换,一时刻竟是哑口无言,究竟,谁能够想得到,周元居然能够将卫沧澜以及黑毒王这两人都是撮合。世人此刻再想起从前周元所说,这才恍然,难怪说那齐渊不敢留在大周城,本来他早已知晓周元这些情报。而确实,凭借着卫沧澜,黑毒王的联手,足以将那齐渊完全的留下来。“在那黑渊中,齐渊派齐昊与我抢夺火灵穗,终究他们失利,齐昊殒命我手,我撮合了卫将军与黑毒王,那齐渊知晓了这些,这才被逼得不得不反。”周元安静的道。世人呆若木鸡,本来搞了半天,那齐王齐渊,居然是被周元给逼反的。不过想想也正常,周元有了卫沧澜与黑毒王的相助,皇室力气大涨,必定不会再忍受齐王府的存在,齐王不想坐着等死的话,叛变是仅有的出路。“不过…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?”许多臣子将领望着周元那有些幼嫩的面庞,心中一片震慑,卫沧澜的问题,困扰了周擎多年,但却是在周元的手中,被顺畅的处理。这简直让人感到难以幻想。柳侯望着大殿内那神色安静的少年,心中也是有些翻江倒海,忽的涌起来一丝懊悔,他懊悔当年周擎向他提议,让周元与其女柳溪结亲之事。那件事后来由于柳溪的竭力对立而告吹,其实那个时候,不只柳溪在对立,他的心里相同也有不看好大周皇室以及周元。所以最终才会答应柳溪的对立,借此推了这门婚事。但现在一看,他们最初并不看好的周元,却是在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刻中,开端一种腾跃般的蜕变,不只打败齐岳,成为了大周府府试榜首,现在更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收拢了卫沧澜以及黑毒王。这种种作为,岂是常人能够做到的?大殿内,周擎在通过一段时刻的震动后,也终所以回过神来,他看向殿中的卫沧澜与黑毒王,道:“两位请起,我大周能有两位相助,定能铲除背叛!”而此刻,大殿内本来低迷的气氛瞬间高涨起来,那些将领也是纷繁作声请缨,一时刻士气尽数的康复。有了大将军卫沧澜与黑毒王这两大助力,大周的力气,将会逾越齐王府。瞧得士气康复,周擎的面色也是好看了许多,他目光环视大殿,沉声道:“从今天起,大周进入战备状况,禁军接收大周城,派出探子,紧密刺探齐王背叛的一举一动!”他的目光,落在了柳侯身上,漠视的道:“至于柳侯,这段时刻,不得再出府。”明显,他这是要将柳侯幽禁,并且能够幻想,接下来周擎必定会铲除去齐王在大周的一些耳目,在场的一些人,应该也跑不掉。柳侯面色惨白,他知道,他们柳家,算是完蛋了。周擎的凌厉决断,让得大殿内的气氛都是变得肃然起来。“其他诸将,遵循本职,我大周国土,断不会忍受插手!”周擎沉声道。“是!”大殿内,一片恭顺应声。一应工作叮咛结束,周擎刚才让得诸人退去,而卫沧澜与黑毒王,也是让人带去安排。大殿内,一会儿变得空荡,唯有着周擎与周元二人。周擎望着殿中身躯细长的少年,眼中掠过浓浓的欣喜,他走下来,来到周元面前,悄悄拍了拍他的膀子,道:“元儿,这次,多亏了你。”假如周元没有撮合卫沧澜与黑毒王,那么这次,他恐怕也唯有与齐王决一死战了。周元笑了笑,道:“父王单独担负这么多年,我也该为您出点力了。”他怎么不知道周擎心中的苦,当年大武暴乱,打破了皇室的声威,即使最终辛苦保住了大周,但那些丢掉的声威想要找回,也没那么简略。在这种局势下,皇室自然是会衰败,假如不是周擎在苦苦支撑,恐怕早就溃散了。为了保全大周的安定,面对着齐王府的盛气凌人,他都是屡次忍让,将那恶气一口口的吞进肚内。望着周元的目光,绕是周擎的性质,一时刻眼眶都红了一下,喃喃道:“元儿总算是长大了啊。”“不过父王,齐渊在知道我撮合了卫沧澜与黑毒王之后,还敢叛变,想来应该也是有着一些自傲,不得不防。”周元面色凝重了一些,提示道。周擎点点头,道:“假如我没料错的话,恐怕大武王朝给了他很大的支撑。”周元目光幽静,道:“听说我在府试上的事,被那大武王朝的太子知晓了,他懒得出手,所以就计划凭借齐王的手,完全将我除去。”周擎咬了咬牙,眼中掠过浓浓的杀机,道:“元儿定心吧,现在有了卫沧澜与黑毒王,咱们皇室,便具有了三位太初境强者,这足以安稳局势。”周元闻言,则是笑了笑,道:“精确的说,应该是五位。”周擎一愣。所以周元就是将夭夭与吞吞之事告知了周擎。“其实此次,假如不是有夭夭姐与吞吞,怕是不只无法克服黑毒王,甚至连卫沧澜,都不见得会掺和此事。”周元道。其实降服卫沧澜与黑毒王,周元所用的手法,都是以力压人,只不过关于卫沧澜要温文一些,对黑毒王则是简略粗犷。周擎听完,也是一声感叹,道:“夭夭真是咱们周家的贵人,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她。”周元笑道:“若是父王有心,把你保藏的那些好酒都给夭夭姐,想必她就会感到高兴了。”周擎也是莞尔,道:“行,给她就是。”父子两人对视一眼,都是笑作声来。“父王,定心吧,咱们大周不会有事。”周元笑了一会,昂首看着大殿外的远处,似乎是有着乌云密布,他慢慢的道。“当年我还小,只能让你们来维护,没方法做任何的事,不过现在不一样了…”“现在,他们还想做什么的话,就得问问我同不同意了。”周元脸庞上的笑脸,似乎是蕴含着冷冽与冰寒。“他们夺走咱们的,咱们早晚都会拿回来…”“而现在,就先从这个齐王府开端吧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