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9章 深宫计 佳人谋

只见申柔从人群中渐渐的走了出来,一双媚眼如丝,冷冷的看着我。我悄悄皱了一下眉头,不是不知道这十天我要面临的是什么,但帝后的车辇才刚刚消失在眼前,她就要发问?也太快了一些。所以我转过身对着她,淡淡的说道:“不知贵妃娘娘还有什么叮咛?”申柔渐渐的走到了我的面前,逼视着我的眼睛。我和她之间的恩怨牵连得太深,就算周围的人并不全都知道概况,但身在后宫的人也都理解,这一刻所有的人全都屏气看着我,错愕不定者有之,袖手旁观者有之,乃至有如南宫离珠一般冷笑着看好戏的。这时,却听见申柔说道:“本宫说的,不是你。”“……”我悄悄一愣,却见她回头看向了我身边的水秀,水秀一怔,也毕恭毕敬的垂头说道:“贵妃娘娘,有什么叮咛?”申柔冷笑了一声,说道:“丁婕妤,你不是有些事,想要跟这个丫头叙叙旧吗?”一向站在她死后的玉雯走了上来,阴冷的看着水秀,冷笑道:“水秀姑娘,别来无恙啊。”水秀看着她,目光中也透出了一丝不屑,但依旧很恭顺的说道:“婕妤高升,奴婢还没来得及向婕妤道喜,请恕罪。”“好说。已然咱们姐妹也这么久没见了,不如今日你就到我的埼玉堂去,咱们好好聊聊,叙叙旧。”水秀听到这儿,脸色也僵了一下。她跟玉雯尽管不似我和申柔、南宫离珠那样的恩怨,但玉雯这种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善茬,阴恶狡猾睚眦必报,最初水秀往她屋子里放老鼠害得她被许幼菱罚跪在宅院里的事,她必定还耿耿于怀,现在她现已是婕妤了,要抵挡水秀可以说一挥而就。但是,她现在官样文章的要水秀曩昔,却是怎样也无法回绝的。我皱紧了眉头看着他们,水秀也看了我一眼,咬了咬牙:“好啊,奴婢遵命。”说完,她便跟着玉雯走了,我心里有些忐忑,刚要上前一步,可一看到面前的申柔软南宫离珠,咬了咬下唇,毕竟什么都没说,他们俩也冷笑着没说什么,带着一种看完了好戏的笑脸,冷冷的从我身边走过。周围的人絮絮的暗语着,又看着我,纷繁退开来,好像与我接近一些都会沾上我身上的倒霉,全都回身脱离了。我站在原地看着水秀远去的背影,静静的捏着拳头——要说水秀对他们而言,就像是脚底的小蚂蚁相同,存亡不过举手之间;让玉雯来拾掇水秀,不过是做给我看罢了。而这,仅仅这十天的一个开端。。一向到了下午,水秀才一瘸一拐的回来,刚一进门吴嬷嬷便匆促迎了上去,扶着她坐到桌边。幸亏,她的脸色尽管有些苍白,但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伤。“那个该死的狠毒女性,早晚有一天生个女儿没人要!”她一边渐渐的坐下来一边喃喃的骂,一听到她的话,吴嬷嬷原本还很忧虑的,也不由得笑了起来,道:“你这丫头,说些什么呢。”水秀骂道:“看她的姿态也生不出儿子,生个女儿也嫁不出去,一辈子呆在皇城里当老姑婆。”这一次,我也不由得笑了一下,这个丫头仍是和曾经相同,嘴头子一点都不饶人。骂虽骂,吴嬷嬷仍是当心的帮她挽起了裙子,就看到她的两个膝盖又红又肿,好几处都快要破皮出血了,我看得一会儿皱紧了眉头,却是水秀摆摆手:“没事,她没打我,便是让我一向跪着。”我当心的帮她吹了吹,和吴嬷嬷一同给她上了药,用棉布当心的包扎上,她疼得嘶嘶的直吸凉气,等包扎完了之后,我让吴嬷嬷去拿一些布给她做个护膝,吴嬷嬷便允许下去了,我悄悄的抚着水秀的肩:“好一点没有?”“定心吧姑娘,没事的。”“……”“她说,明日让我还要曩昔。”“……”“不过我不怕她,我现在又不是她的奴才,她也就能这么整整我,还能把我打死不成?”水秀说着,也气咻咻的道:“有本事看她在这门子里横一辈子!”我悄悄的抚过她膝盖的伤,说道:“不会的。”。我扶着水秀让她躺下歇息,不一会儿吴嬷嬷拿着缎子和棉花回来,坐在床边缝了起来,我告知了他们两句,便往念深的房间走去。除了咱们三个,常晴也留下了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杏儿照料念深,她一看见我来,便立刻动身过来:“青姑娘。”我看着她脸色有些不对,问道:“怎样了?”“大皇子的姿态,如同有点欠好啊。”“啊?”我登时吃了一惊,匆促走到床边,只见念深一张小脸苍白如纸,连嘴唇也没有一点点的血色,干裂开了好几道口儿,伸手一摸,烫得吓人,但却没有一滴汗流出来。我皱了下眉头:“刚刚我回去的时分,还没这么烫,怎样——”杏儿吓得眼睛都有些红了,说:“就在刚刚,丽妃娘娘过来看大皇子,她非要说屋子里太烦闷了对皇子欠好,让我把帐篷拿起来,皇子见了风,就——”我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。我不过是回去看看水秀,就这么一点时刻——哼,还真是竭尽全力。不过,烂喉痧这种病原本就翻云覆雨,我很快镇定下来,一边用帕子****了冰水给念深擦脸,一边对杏儿说:“你赶忙去叫太医过来,就说皇子热退不下去,让他想想方法。”“嗯。”杏儿听了便匆促跑了出去,不一会儿从太医院请来了几位太医,他们看了却都皱紧了眉头,面面相觑的,只不说话。我上前去恭恭顺敬的一福,说道:“各位大人,大皇子这个热退不下来的话,情况也不怎样好,还望各位大人想个方法。”他们对视了一眼,总算太医院提点周大人开了口:“青姑娘说的咱们都知道,大皇子现在这个情况,其他药吃了现已不收效了,太医院却是有一剂药称为‘四虎汤’,但虎狼之药效能太强,怕大皇子——”原本,他们是怕担职责。我说道:“各位,已然皇后娘娘把大皇子托付给我照料,职责自然是我来承当,各位大人请极力一试。”听见我这么说,他们却是松了一口气,便开了药方剂,不一会儿一碗黑乌乌的四虎汤便煎好送了来,我一边悄悄的搅动着汤剂纳凉,一边细心的看药方,等药凉了一些,我尝了一小口,苦涩的滋味让我登时皱紧了眉头。这幅药里最多的便是黄连和石膏,也难怪这个滋味了。我端着药到床边来,抱起小念深躺在我怀里,只觉得他身上烫得很,用勺子舀了一些药汁,悄悄的送到他唇边。“殿下?殿下,喝药了……”他黑黑密密的睫毛动了动,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着我,有些衰弱的:“阿婆……”“殿下来,喝药。”念深精疲力竭的点允许,嘴张开了一线,我匆促将药汁当心的喂进去,他才刚刚咽下一点,登时皱紧了眉头,剩余的药从唇边流了出来:“唔——好苦,好涩……”我匆促给他擦洁净,柔声道:“殿下乖,良药苦口,吃完了这个,我给你找甜的吃,好欠好?”小念深撅着嘴,无法的点了允许。尽管药苦,但他仍是乖乖的一点一点把药都喝了下去,喝完之后,我当心的给他擦洁净嘴角,他都烧糊涂了,还喃喃的说:“阿婆……甜的……”我笑了笑,附在他耳边道:“殿下先睡会儿,等醒来,就有点心吃了。”“……哦。”等他睡沉了,我才端着碗动身,刚转过头就看到杏儿站在周围,接过我手里的碗周到的说道:“青姑娘你就不必管这个了,我来吧,你守着殿下就好。”我笑了笑,也知道她是忧虑假如丽妃他们再来,她担不起这个职责,也没说什么,笑着跟她道了谢,杏儿便端着碗急匆匆的出去了。不过,杏儿的忧虑并不是彻底没有道理,我便也一向没有脱离念深的房间,晚上也睡在外间,早上醒来的时分发现他的热度却是退了一些,但还有些烧,便又让他们煎了一碗半剂量的四虎汤送过来,这一次却是吴嬷嬷端来的。她把药碗递给我,低声在我耳边道:“水秀又被埼玉堂的人叫曩昔了。”我听得皱了一下眉头。吴嬷嬷看着我,好像在等我说什么,但等了半晌我都没有开口,她才说道:“那个女性,非得把水秀摧残死吗?”我用勺子搅了搅药汁,道:“水秀究竟不是她的人,她不能这么做。”吴嬷嬷看了我一眼,我只淡淡的走到床边,又将这碗药喂给念深喝了下去。这一次,念深睡得更安稳了些,比及下午,我听见水秀回来的声响,便让杏儿守着念深,她通过昨日的事还有些不安,我便说道:“不必忧虑,假如——假如丽妃和贵妃娘娘他们过来看大皇子,你就立刻让人来告诉我,我会立刻过来的。”她听了,有些惊慌不定的容许了我,我又看了看念深,便回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刚一进门,就听见水秀在里边谩骂。“那个狠毒的女性,她不会有好下场的!必定不会有的!”我匆促走进去一看,只见她坐在床上伸直了两条腿,吴嬷嬷正把护膝从她的腿上拿下来,上面更是伤痕累累,护膝的里边都沾上了一些血迹。“哼,让我去跪她,也要她配受我的跪啊,我怕我跪了还折她的寿呢!看着吧,她必定活不长的!”“你这个丫头,伤成这样都闭不上嘴啊!”“原本便是嘛,那个毒妇——哎哟,嬷嬷你轻一点,疼死了!”“知道疼还不闭嘴,等我给你擦药。”我走曩昔看着她的伤,皱紧了眉头:“水秀,她又让你曩昔一向跪到现在?”水秀点了允许,看见我一脸忧虑的姿态,成心做出一个笑脸:“没事的姑娘,其实倒也不疼,让嬷嬷把护膝做得更厚一点就没事了。”这个时分吴嬷嬷拿着药走过来,冷冷道:“还给你做厚一点?不怕折你的寿?”水秀呵呵的笑了起来。吴嬷嬷又骂道:“要不是最初你去她屋子里放老鼠,能搞成现在这样吗,你这个丫头,现在还不知悔改!”水秀道:“我还懊悔最初没在她屋子里放山君呢!哎哟——”她被吴嬷嬷狠狠的拧了一把,痛得整张脸都抽搐成了鬼脸,吴嬷嬷骂道:“让你再嘴硬!”她憋了憋嘴,毕竟没敢再开口。我在周围帮着吴嬷嬷递伤药,递棉布,不一会儿把水秀膝盖上的药都换了,也重新包扎了一下,吴嬷嬷看着她腿上狼藉的姿态,叹了口气,转过身来对我道:“姑娘,不能想想方法吗?”我看着她忧虑的姿态,又看了看水秀,悄悄的摇了摇头。“哪怕,找太后出头,也好啊。”我叹了口气,刚要说什么,水秀现已在一旁吵吵了起来:“就这点小事,不必找太后,否则那个女性还当我怕她呢。”我也说道:“嬷嬷,这种事真的欠好去找太后,何况,太后不行能把水秀真的调到临水佛塔一辈子,将来假如落到玉雯手里,工作就更欠好办了。”吴嬷嬷听了咱们的话,又垂头看着水秀的膝盖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我见这边没什么事,又记挂着念深,吩咐了水秀两句便又回了念深那里,刚一进门,就看到杏儿端着一只翠玉碗坐在床边,从里边舀了一勺东西,当心翼翼的送到念深嘴边。“等一下。”我匆促走了曩昔,杏儿回头见是我,便动身道:“青姑娘。”我垂头看着她手中的翠玉碗,里边盛着半碗碧莹莹的粥,熬得软糯稀烂,散发着淡淡的幽香,和那翠玉雕琢成的碗天衣无缝,让人食指大动。这是念深常吃的碧粳米粥。